陈薇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大师访谈
陈薇: 长期从事建筑历史与理论教学、科研与实践工作。主持的“中国建筑史”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,并被列为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。先后主持和参加包括南京城墙沿线城市设计、南京大报恩寺塔遗址公园概念规划等在内的规划和建筑设计项目50余项。主持和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4项、国家科技部支撑计划4项、部省级研究项目10余项,各类成果获部省级以上奖项20余次。

陈薇:细究物理 会心传承

陈薇 :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,建筑历史与理论及遗产保护学科带头人,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所所长。

长期从事建筑历史与理论教学、科研与实践工作。主持的“中国建筑史”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,并被列为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。先后主持和参加包括南京城墙沿线城市设计、南京大报恩寺塔遗址公园概念规划等在内的规划和建筑设计项目50余项。主持和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4项、国家科技部支撑计划4项、部省级研究项目10余项,各类成果获部省级以上奖项20余次。

因从小对历史文化感兴趣与建筑历史结缘

建筑历史本身不是一个学科概念,它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,其实每个人都会接触到。我从小看很多文学方面的书,所以对历史文化比较感兴趣。大学二年级的时候,认知实习去参观苏州古典园林,就觉得苏州古典园林特别美。回来写实习报告,我就把苏州古典园林和《红楼梦》结合起来写了一篇东西,老师觉得挺有意思的。然后深造的时候就选择了建筑历史的方向。当时选历史方向,还有很多老师劝我(要慎重),因为学建筑历史特别辛苦,而且不招女生。但是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。后来很幸运,我被导师录取了。从此,就在这个领域做下来了。

遗产保护不仅仅是文化,更是科学认知、评估和应对的过程

在做遗产保护时,首先是对遗产的历史进行研究。历史研究的价值在于通过科学研究,包括曾经的综合社会价值研究,来确定(保护对象)的价值高度。然后分析现状,了解现状的状态离原有的高度有多大的距离,搞清现在破坏的因素、破坏的状态。再根据专业的学习,通过一些保护措施的干预或者保护规划,最终使它保持久远。遗产保护不仅仅就是文化的一个概念,它需要有非常严密的一种科学方法,来认知、来评估,然后来应对。(遗产保护)就是一个科学认知、评估、应对,价值长远的过程。

传统营造技艺传承的两种方式:固态和活态传承

第一,是原封不动地把营造技艺传承下来,完全照搬或者延续,成为一个绝活,一个绝学。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是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和特殊的投入,用特殊的人才把传统绝学保持下来。日本就是这样,神社快到二十年、三十年,就在坏掉之前用传统营造技艺在旁边再建一个。中国是可以学习的,但一定不是一个面广量大的(做法)。第二,大量要做的是能够把(传统营造技艺中)的一些原理、好的方式、或者模式揭示出来。能够(做到)活态的传承,把它的科学原理,科学的构造摸清楚再加以利用,但不一定要按照原来的材料来做。

需要系统推进传统营造技艺的活化传承

(传统营造技艺的活化传承)就是一个系统,第一个要社会有需求,然后教育系统有这样一个体制,社会有一个共识,才可能真正的把我们这个传统营造技艺,包括建筑文化传承下去。

要通过教育让社会对品质有一个共同的认知

我觉得教育太重要了,全社会(的人)从小要对品质有一个共同的认知。如果说只是到大学的时候,办一个这样的班,我觉得太晚了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可以联合教育部门,(将传统营造技艺)普及到儿童的教育中,形成一个从有关审美、工艺等方面的教育体系,带动一些产品(的开发)。然后社会能够(慢慢)得到共同认知——数理化考得好和手工做得好(的人)是同等的社会优秀人才。这才可能真正传承我们的传统营造技艺,培养新生的力量。

大学要搭建有关遗产保护的学习平台

东南大学非常重视这一块(传统营造的教育)。在本科阶段,二年级的时候开设《遗产保护通论》,让学生有(关于传统营造)的概念;高年级的时候,会有很多联合教学,(让)同学从概念认知到实际应对(过渡)。研究生阶段,更专业一点(地)教授《遗产保护学》,(组织)学习《营造法式》、西方古典建筑等知识。同时,(涉及)很多实践内容,比如说(参与)扬州的大遗址保护规划、南京的城墙保护规划(等)。但(学校培养的)这部分人毕竟是少数,相对大量的遗产保护(需求),还是不够的。所以,我觉得在学校层面,要给有志于做遗产保护的学生深入学习的平台。东南大学有一个教育部城市与建筑遗产保护重点实验室,也已经和苏州教科文组织建设了一个亚洲基地,组织培训,面向国际招生。每年培训的内容不一样,比如有时候是偏木结构的,有时候是偏砖石结构的,也有的时候是偏园林假山的。

推荐大师视频
  • 江苏建筑文化大师谈

  • 韩冬青

  • 陈卫新

  • 赵辰

  • 朱光亚

  • 张应鹏

  • 张锦秋

  • 程泰宁

  • 夏铸九

  • 叶菊华

  • 贺风春